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动态

快速上门收件赚个跑腿儿费机械网信息流

2018-02-12 12:26:51

快速上门收件 赚个跑腿儿费

【仓储与物流产业网】在北京南二环附近上班的高岚刚到公司,就有几个急件要发到位于酒仙桥的公司总部。打了几家快递公司的电话,都没约到能快速上门收件的快递员。她打开手机,轻点触屏,通过一款手机应用程序发布了一条寄件信息。几分钟后,手机滴滴响起,同楼内一个正好顺路的司机“抢单”成功,十分钟后就能将快件送出。

  高岚使用的是一款号称让全民都可成为“快递哥”的手机应用软件—“人人快递”。这款软件已有数百万注册用户,其中150万人完成信息核对成为“自由快递员”,只要顺路,就迅速通过手机“抢单”,赚个跑腿儿费。不过,很多市民对这一软件发出质疑之声。

  顺路当快递赚钱不容易

  “人人快递”称其主力用户是中青年白领和大学生,其官方微博也打出了“年轻人赚外快好方法”等广告语。然而,“自由快递员”真的这么好当吗?

  记者昨天来到“人人快递”海淀区区域管理公司探访。该公司只有两名工作人员。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想要成为“自由快递员”,先要下载“人人快递”APP,用手机号码注册,提交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在其微信和QQ群上传身份证照片,绑定信用卡,最后由管理公司审核。这些步骤均可在线上完成,且不调查犯罪记录、职业经历等背景信息。

  记者在中关村、国贸、西单、西直门等地随机采访了34名青年人,结果只有5名受访者表示会考虑选择这种方式送货,而选择自己成为“自由快递员”的只有1人。

  在中关村某公司上班的耿亚丹说:“我不会去当自由快递员。一是取件送件都很麻烦,二是赚钱少,再遇到送件纠纷,实在得不偿失。”而被称为主力军的大学生群体同样“不感冒”。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的小李说,学生的活动区域主要在学校附近,出去送快件的机会不多。而且,平台会冻结快递员绑定银行卡中与货物等值的金额,如果物品损坏或丢失,快递员要自行赔偿。“如果寄件人多报了货物的价值,快递员会承担很大的赔偿压力。”小李说。

  已经注册成为“自由快递员”一段时间的张蓓蓓告诉记者,这样赚钱实际上是“画饼”。“很难碰到顺路的情况,多数要绕路,赚的十几块钱还不够付油费、停车费的。”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有很多注册者,但这种模式下的快递寄送量却不大。

  市民打出仨“安全问号”

  寄件人担心货品安全。国贸某外企职员张渊说,“我们和快递员毕竟没有签协议,虽然有APP运营商作为中介机构冻结快递员的信用卡金额,可一旦物品损坏,索赔程序、认定等可能都比较麻烦。”

  送货人也有“安全问号”。“自由快递员”小孙说:“去年不是发生过快递违禁物品导致人员中毒的案件嘛,我们上门收快递最多只能用肉眼分辨,根本不能保证寄件人要托运的物品是否有毒有害。”出于安全考虑,完成注册10天的他,只接过两单活儿。而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小岳则担心在注册成为快递员时个人信息泄露。“毕竟运营方只是一家普通公司,我不会将身份证号和信用卡号轻易地交给他们。”小岳说。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吴清军表示,这种新的快递形式可以界定为购买个人会员服务,是会员互助的形式,互通互惠,不构成劳资关系,不产生雇佣关系。这只是两个经济的民事主体形成的民事契约,非劳动合同。如果快递员损坏了货物,或发生人身意外,与APP开发公司和货物寄送人都没有关系。

  收件人打出了更大的“安全问号”。在某大学工作、独居在家的孙爱琴,担心有非法企图的人会打着送快递的幌子敲开住户家门。

快速上门收件赚个跑腿儿费机械网信息流

尤其是当她听儿子说,注册“自由快递员”不用审核犯罪记录等信息,就更不赞成这种快递模式了。

  快递公司担忧被“挖墙脚”

  “这个派件费我们付不起。”一家快递公司的负责人看到“人人快递”系统中显示的运费,连连摇头。记者注意到,在“人人快递”上,只要输入起点、终点和货物重量等信息,系统就能自动算出运费,一般在15元到30元之间,其中软件运营商收取20%的信息费。而目前普通快递公司的同城快递,单笔收费一般都不足15元,便宜的低至8元。这部分收费由揽收员、派送员分享,还要留出公司运转费用,快递员的单笔收入肯定比不上“自由快递员”。

  “这样下去,我们的快递员会不会都转去做‘自由快递员’?”某大型快递公司区域负责人韩先生担忧传统快递市场被搅局。

  不过,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汝宜红认为,快递企业不必杞人忧天。“‘人人快递’主打精心照顾快递物品、一对一服务,这就注定其市场份额不可能太大。”她说,从消费心理来看,这种松散型快递组织模式也只适合低货值产品,消费者的贵重物品还是会选择信用度高、口碑好的大公司递送。

  据介绍,在日本也有类似的快递模式,一些白领在节假日送礼高峰期,利用休息时间开着自己的车帮助物流公司送货赚钱。“但这种模式只是市场细分的一小部分,是主流快递市场的补充。”

  非实体给监管部门出难题

  市邮政管理局市场监管处处长王文泰也对这种快递组织模式存疑。他认为,这种无序递送和非实体快递组织模式存在很多缺陷,例如责任主体不明确,将来消费者投诉无门;递送存在无序性,可能加剧交通拥堵等。

  对“人人快递”这个新生事物,监管部门表示很难套用现有的法律法规开展监管。王文泰说:“非实体化的经营模式给各个监管部门都带来了新挑战,我们会同网络信息管理部门共同协商,尽快拿出监管措施。如果发现违反现行法律规定,不排除在京叫停的可能。”

  对此,汝宜红则认为,应该给新生事物发展空间,摸清其发展规律后再决定如何介入监管。

  曾在企业工作多年的菲律宾凯迪雷拉大学教授Grace女士表示,在欧美发达国家,由于人力资源稀缺,物流业更多是靠科技进步推动发展,亚马逊公司大力推广的货运飞行机器人即是一个例证。“吸引社会人力资源当然也是好办法,但关键要看是否效率更高、服务更好、给城市交通等资源带来的压力更小。”Grace说。


定做制服

西安定做制服

100吨卧式拉力试验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