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唐蕃时期“主权”归属探微

2019-04-10 15:03:47

唐蕃时期“主权”归属探微

瑞默·瑞哈尔的《西藏的政府和政治》Ram Rahul:The Government And Politics of Tibet,Head,Department of Central Asian Studies,India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Published December 1969。把吐蕃时期的西藏界说为主权国家,即英文的“Sovereignty”。相似的说法还见诸于英国人黎吉生《西藏及其前史》(Tibet and It’s History)、法国人巴考《西藏史引论》(Introduction a L’histoire du Tibet)、荷兰人范普拉赫《西藏的位置》(The Status of Tibet)以及夏格巴·汪秋德丹的《藏区政治史》等书中。达赖集团出书组织印制的报纸、宣传材料更是大肆宣扬这种观念。他们在论及中国古代民族联系时,不管根本前史事实以及古代社会的普遍法理,恣意套用近现代世界联系准则及世界法条款,硬把某一个一时强壮起来的少数民族说成是独立于中国之外的主权国家。本文先从主权国家的概念来讨论这些“藏学家”关于“主权”的谬论。

相互尊重国家主权和主权对等是世界联系准则和世界法的根本准则之一。国家主权是指每个国家在不损坏其他国家的权利及世界法准则和标准的情况下具有独立处置本国对内对外业务的最高权利,是国家区别其他社会集团最重要的特色。国家主权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对内的最高权利,指国家对其疆域内的人和全部事物以及疆域以外的本国人实施统辖的权利,亦即国家最高的政治控制权利。二是对外的独立权,指国家独当一面地行使权利,不容许外来的任何干涉。为了维护其政治独立和疆域完整,对外来侵犯威胁有进行防卫的权利,在世界联系中每个主权国家都享有对等的权利和责任。就这一点来说,唐朝极盛时刻,每年朝贡者川流不息,其间便包含吐蕃的贡使。吐蕃并不享有与唐朝对等的权利和责任。

神圣不行侵犯的国家主权并不是与国家同时发生的。它构成于近代资本主义经济开展、资产阶级民族国家呈现的时期。16世纪后期,跟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开展,资产阶级要求撤销封建割据与教皇神权的枷锁,一致国内市场,开展对外贸易,以习惯资本主义经济开展的需要,然后发生了中间集权的国家主权学说。1577年法国政治学家让·布丹让·布丹(Jean Bodin 1530―1596),是法国资本主义时期的启蒙思想家,他首要提出主权、国家主权的理论,为资本主义在欧洲开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在《论共和国》一书中最早提出“主权”的概念,他以为主权是在一国中进行指挥的肯定权利。他系统地证明了国家主权与其他权利的不相同:“主权是一种肯定的权利,它是登峰造极的,它在权限、功能和时刻上都不受限制,是高于法令的,不是受派遣的或暂时的,也是不行分割的;主权是一种持久的权利,它以一个国家的存在为基础,不论政治制度和政府怎么改变,它一向存在;主权是国家固有的不行短少的重要特色,是国家的灵魂,是国家区别于其他社会集团的主要特征。”见《世界政治大辞典》[Z],中国社会科学出书社,1994年,第31页。“主权”概念在欧洲16世纪30年战役后逐步清晰,而在此之前,欧洲只要皇帝和教皇的一般威望,这种威望并不能同等于“主权”。中国关于主权的概念与西方有着本质的不相同,中国古代思想家从来没有提出“主权”概念,即便要按现代意义上的主权概念来看待过去中国前史上从前存在过的朝贡联系,得出中国古代文明联系中中国中间王权与藩属王权的概念,华夏中间王权才具有现代意义上的主权。而向华夏中间王权朝贡的“藩属王权”,仅仅屈服的地方王权,这是中华民族文明不相同于西方文明的特色。

中国是一个主权国家。但是在古代,“中国”这一概念却有别的的意义。如《毂梁传·昭公三十年》记载:“中国不存公。”即季孙不让鲁昭公在国内安身。在这里,中国是指国内、内地。直到清代,仍以内地作“中国”。如陈鼎在《滇游记》中说:云南“楚雄、姚安、开化三郡,诸生皆恂恂儒雅,敬慕中国”。又如吴振臣《宁古塔纪略》云:“其绅士在彼者,俱照中国,一例优免。”直到清末,人们还常把内地叫作“中国”,而与边区相对应。

前史上,又把诸夏族及汉族树立的国家称为“中国”,因而常以“中国”与“四夷”或“蛮夷”对举。如《论语·八佾》中有:“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亡’即无)也”《集解》:“诸夏,中国也。”《史记·武帝纪》中有:“全国名山八,而三在蛮夷,五在中国”之说。又如《史记》中的《齐太公世家》、《天官书》、《匈奴列传》等篇也都是把诸夏或汉族树立的国家称为中国。《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Z]。

古代“中国”一词又指华夏区域,曹魏黄初间(220——226年),刘备逃到夏口,诸葛亮建议求救于孙权。其时孙权拥军在柴桑,张望胜败,诸葛亮对孙权说:“今[曹]操芟夷大难,略已平矣,遂破荆州,威震四海。英雄无所用武,故豫州遁逃至此。将军量力而处之: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不如早与之绝;若不能当,何不案兵束甲,北面而事之!” 中国既然是指华夏区域,所以当少数民族入主华夏之后,也以“中国”自居。例如在南北朝时期,少数民族树立的北朝自称为“中国”,而把南朝叫做“岛夷”。汉族树立的王朝尽管迁离了华夏区域,但是他们自以为是华夏文明的代表,所以仍自称为“中国”,而把北朝叫做“索虏”、“魏虏”。同样,辽与北宋、金与南宋,互相都自称“中国”,而互不供认对方为中国。

严格地讲,中国古代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王朝或政权曾以“中国”作为它的正式国名。汉朝的正式国号是“汉”,唐朝的正式国号是“唐”,都不是“中国”。其后的宋、辽、金、元、明、清亦然。清政府在与外国签定的许多条约上,都是署国名为“大清”。真实以“中国”作为正式国名的称谓,那是从辛亥革命以后树立了中华民国开端的。

“吐蕃”也不是国家称号,而有两种意义:一是唐宋时期,汉文史籍“吐蕃”一词指古代藏族和广阔藏族区域,因吐蕃地处中国西部,又称为西蕃。二是指西藏古政权名:7―9世纪时在青藏高原由各部落联盟构成的奴隶制政权。7世纪中叶,由雅隆农业部落(在今西藏穷结县)为首的部落在赞普松赞干布的带领下,逐步降服青藏高原各部族,定都逻些(今拉萨),构成了以赞普为中间的集权奴隶主贵族控制。8世纪中叶,赤松德赞为赞普时,是奴隶制政权最为强盛时期,势力范围除青藏高原诸部外,还远达安西四镇。9世纪中叶,赞普朗达玛被刺杀之后,王室开端割裂,奴隶和属民纷繁起义,吐蕃王朝割裂。见丹珠昂奔、周润年、莫福山、李双剑主编:《藏族大辞典》[M],兰州:甘肃人民出书社,2003年,第780页。关于“吐蕃”一称的语源及意义,著名史学家顾颉刚指出:“唐人所以不称‘发'而称为‘蕃'的缘由,乃由《周官·大行人》‘神州之外谓之蕃国'一语而来,蕃即藩,是把她看作藩属,正是汉人用‘奴'译‘鬻',把匈奴看成了奴隶,相同是民族自大狂的体现。”顾颉刚:《从古籍中探索中国的西部民族——羌族》[J],《社会科学阵线》1980年第1期。李得贤先生进一步剖析道:唐代史官以“蕃”来代“发”,在选词上是非常严谨而审慎的。由于“蕃”即“藩”,在字义上可释为藩属,而其时唐与吐蕃的联系,既可视为藩属,又可同等政敌,即先为藩属,后成政敌;所以译“发”为“蕃”,自内而言则为藩,契合大唐帝国立国的体系(如称回纥为北蕃);对吐蕃而言则为“波”,即循吐蕃王国的自称,读蕃为“波”,切进汉藏语音的古读,音义双关,音切义隐,再也恰当不过。古人用心,于此可见。李得贤:《吐蕃名义试释》[A],1983年全国唐史讨论会论文。

安才旦则以为“吐蕃”一词的真实来源是突厥语,并被唐朝控制者赋予了格外的意义。他以为唐人在翻译“吐蕃”时偏偏挑选这两个字,而不是其他的字,这是唐人心怀叵测的成果。在古汉语中,“吐”这个字有以下两种引申义:“出”和“舒”《康熙字典》丑上“吐”条:“《增韵》:出也,舒也。”安才旦以为出有“出离”、“出走”之意,舒有“展开”、“延伸”之义,疑问就藏在其间。“不少华夏史学家一向以为吐蕃是发羌的后代,而发羌又被以为是出自华夏的西羌诸部之一。因而,咱们怀疑‘吐'字可能不会是个单纯的谐音字,它引申义在吐蕃称号的意义上只要能起作用。‘吐'字加在‘蕃'前面,说不定表明‘蕃'是从华夏出去的,或者说它是出自华夏的‘蕃'这样一个意思。”安才旦:《“吐蕃”一称语源及意义考辨——兼证“吐蕃”源于突厥语》[A],《藏族论文选集》[C],北京:中国藏学出书社,1996年,第715页。独特的前史背景决定了中国古代思想家将“大一统” 定位为传统的政治格式。吐蕃与唐朝的联系,存在于唐朝大一统的政治格式傍边,而不是这一格式之外。《尚书·尧典》中所谓“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大众;大众昭明,协和万邦”。“正义”云:“尧能名闻广远,由其委任贤哲故复习俗大和”。这是对大一统政治格式的早期解释。显然,在这一格式中尧是权利的中间和起点。环绕这个中间,构成不相同层次,由小到大,由近及远,由最接近的“九族”,到周围的“大众”,再到远方的“万邦”。由汉唐至宋明,儒家思想一向占据控制位置,“大一统”也一向是中国人的深层政治观念。

依据《旧唐书》和《新唐书》的吐蕃传记载,吐蕃赞普确实屡次派青鸟使向唐皇帝称臣,这表明唐朝皇帝对吐蕃赞普具有君王权,尽管这种君王权时弱时强。高宗贞观二十三年(649年),“高宗嗣位,授弄赞为驸马都尉。封海西郡王,赐物二千段。弄赞因致书于司徒长孙无忌等云:‘皇帝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当勒兵以赴国除讨。'”王忠:《新唐书吐蕃传笺证》[M],北京:科学出书社,1958年,第34页。松赞干布不只屈服于唐朝,而且带头表明效忠。景云元年(710年)弃隶蹜赞给唐玄宗的奏章中说:“外甥是先皇帝舅宿亲,又蒙降金城公主,遂和同为一家,全国大众,普皆安泰。”《新唐书吐蕃传笺证》第62页。这是唐朝某一时期对吐蕃具有藩属权、而且吐蕃赞普对此也予以认可的明证。在中国悠长的前史上,多民族长时间交融,发生了“中华民族”这一概念。中华民族早已交融为一个全体,他们有一起的君王。在汉、唐、宋、明时期,君王从汉族傍边发生;北魏、辽、金、元、清时期,君王则从少数民族中发生。一致与割裂的替换呈现,是中国这同一个国家内部的改变。

唐朝灭东、西突厥、薛延陀(今蒙古境内),降服了高丽,国力逾越两汉,其时靺鞨、室韦(今吉林、黑龙江省西部和内蒙古东部)契丹、库莫奚(今内蒙东南部)、铁勒诸部(今蒙古和南西伯利亚)及西域诸国,都先后屈服于唐。吐蕃其时作为中国很多藩国中一员向唐朝皇帝称臣,是供认唐朝皇帝具有并不称为“主权”的皇权权利,而唐朝皇帝也当然具有对其时吐蕃的屈服权。

讨论唐蕃时期“主权”归属疑问,不能切断中国前史。藏民族构成、开展和壮大,是各个民族互相交融的成果,国家主权是归于作为全体的中华民族。唐代,作为专制主义中间集权的一致国家控制者,皇帝有登峰造极的权利,吐蕃与中国境内其他区域、其他民族的控制者一道屈服于唐朝皇帝。最终需要着重的是,主权是近代前史时期的概念,用这样的概念去套唐朝皇帝和吐蕃赞普的权利是不科学的。西方任何人想借近代“主权”的概念去否定唐蕃同属一家的主权联系是不科学的。

安陆施工专业承包资质办理

咸宁资质证书

武汉企业资质办理

设计院资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