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黄山苏州扬州之二对黄山的感谢1

2018-10-03 05:59:07
塑料托盘
中空板
玻纤瓦

  黄山-苏州-扬州(之二)对黄山的感谢

  黄山-苏州-扬州(之二)

  4月19日

  吃完早饭,6:30出发去梦幻大峡谷,居然是阳光灿烂,更值得欣慰的是来之前天气预报吓唬我的4级大风在昨天和今天一直也没有刮起来,衬托的我的心情也开始灿烂。

  梦幻峡谷确实很美,据说是近两年才开发的新景点,在峡谷的岩壁上开凿出来的石阶一路活动梯
坠人峡谷深处,有些地方则是架在岩壁上的栈道。关键是游人很少,团队一般都不到这里来,或者最多在谷口探探头就缩回去了。清晨的阳光从群峰的缝隙间投射出一道道霞光,满山石褐林翠,再和上空山鸟语,深涧泉歌,确实有几分梦幻般的迷离。随着道路的曲折宛转,西海的黄山群峰不断变换出各种层峦叠嶂的组合,真有江南园林移步换景的趣味,如果再有云海流淌,更可直追人间仙境。很多地方石阶都非常陡峭,和后来走过的百步云梯不相上下,很费体力。严重不推荐横穿整个大峡谷,即从排云亭至步仙桥再经天海、光明顶、飞来石回到排云亭,这一路下来少说也要5个小时。前人的游记里面有几个横穿大峡谷的DX到后来几乎都成了逃命,筋疲力尽。而且个人体会峡谷的美在于从蜿蜒的山道上不断变换的角度欣赏西海的群山层叠、奇松怪石,真的下到谷底,就只剩下了四面的峭壁,景色反而会缩水变的单调。

  整个峡谷有3.7公里,我们走到大约三分之一的地方,遇到一个厕所,依山而建,藏在道路下的山壁上,几乎没有破坏任何的景致,而且内部贴着瓷砖,安装了抽水马桶,很干净,冲厕所的水应该是山上的泉水,蓄积的势能转换为充沛的动能可以瞬间荡涤一切。在这里解决了内急就开始往回返了。

  9:40几分回到了酒店,休息了一会,把剩下的食品吃掉以减轻负重,大约11:00背上行囊离开了西海饭店,开始向前山下山的道路进发了。在到达光明顶之前,一路上也算清静,游人不多,观赏西海群峰、飞来石或者捏个相片都可以很从容。觉得在黄山上景色最好的也就是西海,以至于我们在后来的光明顶、鳌鱼峰和莲花峰基本都没有再动过拍照的念头。路过飞来石的时候,只在行知亭和对面的一个小山上远远的拍了几张照片,没有爬到石头跟前和一群弟弟妹妹们抢地盘摆POSE,始终没有找到电视剧《红楼梦》的片头拍这块舌头的角度。

  黄山上只要有铁链的地方几乎都被挂上了锁,有的锈迹斑斑,有的崭新光洁。这些锁突然让我产生一个悬念,如果两个人在这里挂过锁然后又分手了,需不需要再一起来黄山或者派个代表来把原来的那把锁打开。

  到了光明顶,人一下子多了起来,聒噪纷乱,太阳当头照着光秃秃的光明顶没有一点遮拦,更添几分燥热难当。“不到光明顶,不见黄山景”,从光明顶上看四周,也没有见到什么值得留念的风景,四周莲花峰、天都峰、鳌鱼峰、始信峰都是纤毫毕现,流于直白,毫无韵味和灵性,感觉这句话应该说“到了光明顶,只见黄山不见景”。

  抽根烟喘了口气就赶紧逃走了(这一路下去,就再没有遇到清静的地方了)。及至到了天海,人多的已经有些拥挤了,很多上山和下山的旅行团都汇聚在这里,已经没有了游玩的气氛和心情,大多数人的神情更像逃荒的灾民在这里东倒西歪。离开天海,我们跟上了一个老年旅游团队,一方面他们的速度很适合我们,另外也可以跟着他们的导游蹭些解说词来听。没走几步就到了晒药石,导游说这是轩辕皇帝当年用来晒草药的地方,残留的药气可以包治百病,在这里站一站可以治脚气,坐一坐可以治痔疮。一时间晒药石上或站或躺或坐变成了晒人石,惟独没有见到有人拿大顶倒立治脑积水或弱智的。

  跟着老年团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导游总是选择最好走和安全的路线,很适合我和领导现在的体能状况。经由“升官发财道”(鳌鱼洞)下了鳌鱼峰,在上百步云梯前拐角的地方,所有的旅行团都会停下来请游客回过身来看鳌鱼峰上“老僧入定”、“猪八戒照镜子”以及“老鼠偷油”等几个景点,无奈本人联想和观察能力实在是太差,连听了两个导游的解说和领导的亲自指点,还是一处景致也没看出来,甚觉失败。想起当年在漓江上看著名的九马画山也是一样的一无所获,漓江的导游还振振有辞什么“看出九马作皇上,看到八马作宰相,看到七马作……”说到看出六匹马的人能干什么的时候再往下她就不说了,我也没好意思追着她问像我这样一匹马也看不出来的究竟是块什么材料儿,问了也是徒伤自尊,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吧,好在无知者还可以无畏,保持一种最朴素的大无畏的顽强精神。领导宽慰我说这些景点无非是招揽游客的一种手段,不然的话光说黄山如何美,如何群峰叠翠岂不太虚幻了,倒是令我心里安生了许多。

  爬上百步云梯,喝掉了最后一罐红牛(一共从北京背来4罐),虽然天气预报只有十几度,但背着50公升的背包显得一副很职业的装备暴露在阳光里爬上爬下,一件T恤加一件单外套就已经足够大汗淋漓的了。带领我们前进的老年旅游团是不爬莲花峰的,我们当然就更不爬了。自从由光明顶进入前山以后,不知道是因为人多还是各人欣赏的角度不同,感觉除了可以考验或者证明什么以外就再没见过什么让人心动的景致,只是一个又一个孤立高耸的石头袒露的直率的褐色的山峰和“孔雀戏莲花”、“龟兔赛跑”等一些人尽可名、说它像什么就是什么的人造(编造而非制造)景点,而且这一带是各色旅游团必到的地方,暴露的太阳下牛毛般的人群和导游手持的各种音量的大小喇叭更可能会让你觉得一种浮躁,完全没有西海的群峰层叠、满目青翠的清幽和灵动。

  基本上只剩下走路和休息,绕过莲花峰,又爬了一大段上坡路,下午3:00到了玉屏楼,著名的迎客松和送客松就在这里,一大群人围着照像,可能是因为名气太大了,反而没有任何感觉,歇口气儿抽袋烟就绕过它继续赶路下山了。这种态度一如办公室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美女,当众人都前呼后拥围上去献殷勤的时候若想引起美女的注意,最好的方法可能就是作出对美女不屑一顾的样子。不过迎客松不是美女,我没理它,它也没理我。当然,在办公室里美女们对我的态度也全都和迎客松差不多,从来没有美女会上赶着跟在我的屁股后边或者在迎面相遇的时候送出来一个哪怕稍微带一点儿暧昧的能够让我咀嚼一会儿或者反刍回味的笑脸或者眼神。

  下山的路除了累就没别的什么了,到后来腿脚已经几乎不听使唤,变换各种走路方式:走着、蹦着、正着、倒着,快到慈云阁时基本上只剩下单纯的僵硬的肢体动作。

  5:30左右下到了慈云阁,和另外两个人一起搭上一辆桑塔纳出租车(每人¥10)到了汤口的中巴车站,上了一辆汤口到屯溪的中巴车,期间很多卖茶叶的农妇很是难缠,不过我们抱定了不管多便宜也决不在景点买任何东西的坚定决心最终战胜了她们顽强的重复的且喋喋不休的推销攻势,一分钱也没掏。

  汤口和屯溪之间的路线有固定的中巴运营路线,车站有调度,管理还比较规范,可以放心乘坐。只是今天游人多,他们的车子调配不过来,所以我们多等了一些时间,后来又从这辆车换到前面的一辆东南得利卡才终于发车了,每人¥13。

  但就是这一换车,我的相机忘在了后面车上,等我发现相机不见了时,车子已经跑出去20多分钟了。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基本上是在暗地里劝自己放弃找回相机的希望免得真的找不回来的时候失望太大,虽然我还是在请这辆车的司机帮我联系后车看能不能找回来(这种放弃希望的念头包含有我应该对黄山人道歉的成分)。小金刚电动葫芦
司机便池
打完后告诉我已经找到了,让我放心到屯溪以后等后面的车到就可以拿回来了。

  车子到了屯溪,东南得力卡的司机又陪着我们一边聊天,一边等后面的车子上来,并且谢绝了我以物质表示感谢的想法,也不告诉我他的姓名(后来从其他司机的嘴里打听到这个人叫汪文生,是车队的队长,当过兵下岗以前还当过企业的党委书记,在这一群司机里面很有威望,把屯溪到汤口之间的这条中巴线路搞的非常规范)。后面车帮我们找到相机的司机师傅叫叶彬,告诉我捡到相机、归还游客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早已经是平常事了。两位师傅开的车分别是“皖J-03980”和“皖J-02093”。用找回来的相机和两位司机师傅合了个影,我们打了辆出租车去了有名的徽州老街。

  已经晚上8:00了,先去了老街街口的“第一楼”吃晚饭。徽菜是八大菜系之一,但我对徽菜没有了解,也缺乏准备,领导也只是知道徽州的豆腐很出名。点了一个毛豆腐,味道还不错;服务员推荐黄山的特产一个叫“黄山双石”的菜,就是石耳(木耳是长在木头上的,石耳就是长在黄山的石头上的)还有石鸡(田鸡是平原稻田或池塘里的青蛙,石鸡就是黄山石头缝里的青蛙)一起蒸出来的,我一直拿青蛙当人类的朋友因此向来拒绝吃青蛙,现在当然一样的坚持原则而不管它是平原上的还是山上的青蛙一概不吃,最终选了一个石耳和几种素菜合蒸的菜好像叫“黄山五素园”,石耳细薄嫩滑,口感非常好,值得一吃;另外点的一个汤的味道也还行,我一连喝了十来碗,呵呵,当然碗很小。这家酒楼的厨师手艺确实还可以,但“第一楼”好像并不以徽菜见长,和它相邻的另外一家酒楼打着正宗徽州菜的招牌,生意也很火暴,但我们吃完了“第一楼”才发现的。

  在老街上随便走了走,大多数店里摆着徽州的砚台、毛笔、黄山毛峰等特产,什么都没想买,打了辆车去火车站。屯溪的夜晚灯火辉煌,街边专卖店和发廊、洗脚屋鳞次栉比,市政建设搞的让我这个外地人感觉出乎意料的繁荣和现代化,想必黄山给这里带来的无穷的财富,但另外的一个结果就是没有办法看到黄山旅游资料里宣传的古徽州遗风,可能永远也看不到了。

  晚上10:38黄山到上海的N520次火车,奔向我的下一个目的地:苏州

  作者:_yt

天恒乐墅
九龙仓时代小镇
中锐滨湖尚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